• 全国 [切换]
  • 二维码
    广企汇

    手机扫一扫

    手机也能谈生意,信息同步6大终端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真是不见天日啊!”他这样形容自己的境外“淘金”之旅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3-22 22:55:49   浏览次数:305  发布人:aa3c****  IP:125.64.47.***  评论:0
    导读

    诈骗集团不仅有严密的组织还有成熟的诈骗体系有人负责在社交平台引流有人负责营造人设“谈恋爱”组长、副组长还会对组员的“恋爱”节奏、聊天话术给予指导近期,境外电信网络诈骗话题的关注热度持续攀升,打击电诈犯罪行动更是捷报频传。2022年至今,公安部已累计抓获境外“回流”犯罪嫌疑人5.6万余人。随着越来越多电诈从业人员“回流”,其背后诈骗集团的真面目逐渐被撕开。电诈人员通过何种途径出境?境外电诈集团如何实



    诈骗集团不仅有严密的组织

    还有成熟的诈骗体系

    有人负责在社交平台引流

    有人负责营造人设“谈恋爱”

    组长、副组长还会对组员的

    “恋爱”节奏、聊天话术给予指导

    近期,境外电信网络诈骗话题的关注热度持续攀升,打击电诈犯罪行动更是捷报频传。2022年至今,公安部已累计抓获境外“回流”犯罪嫌疑人5.6万余人。随着越来越多电诈从业人员“回流”,其背后诈骗集团的真面目逐渐被撕开。

    电诈人员通过何种途径出境?境外电诈集团如何实施诈骗?当前境外电诈犯罪呈现哪些新特点?带着这些问题,记者日前采访了部分电诈“回流”人员和办案检察官。



    缅北电诈被迫转型

    “淘金者”直呼“做不下去”

    “你涉嫌偷越国(边)境,请立即前往派出所投案,接受调查……”2022年6月,家住安徽省枞阳县的阿仁(化名)接到一通来自当地警方的电话。对此,阿仁早有心理准备。投案之后,阿仁对缅北经历只字不提。直到侄子阿强(化名)等人陆续到案,他才明白,事情再也遮掩不住了。

    2021年2月,急于去缅甸“淘金”的阿仁,在阿强的介绍下认识了“胖子”,后又结识了“胖子”的上家“阿唐”。在“阿唐”的帮助下,阿仁成功和老乡“武松”偷渡至缅甸,并被安排至一个诈骗窝点。

    阿仁交代,他也是到达诈骗窝点后,才发现很多人都是这么过来的。顺着阿仁的偷渡网,警方摸排出另外300余名诈骗人员,目前已抓获160余人。至此,盘踞在缅北果敢东城区多年的“翱翔”诈骗集团浮出水面。

    “公司搬迁过几次,老板是来自福建的一对兄弟。我在公司的时候大概两三百人,有主管、组长、副组长、组员、后台、后勤。”据曾身处其中的“兰陵王”供述,“翱翔”诈骗集团不仅有严密的组织,还有成熟的诈骗体系。有人负责在社交平台引流,有人负责营造人设“谈恋爱”。其间,组长、副组长还会对组员的“恋爱”节奏、聊天话术给予指导。

    “我们主要的诈骗对象是30岁到50岁情感不顺的女性,我曾骗过一个新疆的7万元,一个浙江的15万元,还有一个在机场上班的47万元……”“兰陵王”对自己的诈骗经历记忆犹新。据悉,该集团的被害人遍布全国,目前已查明的涉案金额高达7500余万元。

    阿仁前往缅甸的时间,正是“翱翔”诈骗集团的“转型期”。据多人供述,该集团员工一度达到800人,他们大多于2021年偷渡回国。谈到回国的原因,大部分人给出了同一个理由——2021年4月集团开始“转型”,做不下去就回来了。2022年5月,阿仁也偷渡回国。

    “‘翱翔’诈骗集团的‘转型’与我国发布的一份文件密切相关。”枞阳县检察院检察官方文兵告诉记者,2021年6月,“两高一部”联合发布了《关于办理电信网络诈骗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二)》(下称《意见(二)》),专门规定在境外针对境内居民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犯罪,诈骗数额虽然难以查证,但一年内出境赴诈骗窝点累计时间30日以上或多次出境赴诈骗窝点的,以诈骗罪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也许是这对兄弟提前嗅到了风险,他们逐渐放弃了国内‘杀猪盘’业务,转型为对境外实施‘杀洋盘’。”方文兵说,由于实施“杀洋盘”需要一定的语言门槛,该集团大批人员被迫退出,引发了一波“回流潮”。“对于这些‘回流’人员,我们坚持依法严厉打击,从根源上‘断流’,同时最大限度挽回被害人损失。”方文兵介绍,目前检察机关已对“翱翔”诈骗集团77名“回流”人员提起公诉,追回犯罪所得400万元、价值200万元的房产1套,已返还被害人资金155万元。

    柬埔寨电诈缩影

    感染新型冠状病毒

    也不能离开园区

    “真是不见天日啊!”唐某这样形容自己的境外“淘金”之旅。

    2021年3月,唐某在福建厦门一家电子厂打工。在朋友杨某甲的邀请下,他与杨某甲及另一名同伙跟随杨某乙(诈骗窝点组长)前往柬埔寨“淘金”。

    “我们去往境外的经历十分曲折。”唐某介绍,杨某乙先给他们转了一笔钱,让他们购买飞往广西的机票,但未到出发时间,计划就被叫停,说是“那边的老板怕留下痕迹”。后来,杨某乙包车带3人来到广西南宁,辗转到达某中越边境小镇,再通过翻山的方式偷渡到越南。途中,那个同伙被越南警方抓获。其他3人顺利和当地“蛇头”接头,从越南偷渡到了柬埔寨。最后,唐某与杨某甲、杨某乙一起被送到柬埔寨的一个园区。

    “公司和宿舍都在园区里,进入园区后基本上不能离开,就连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也不行。”唐某供述,自己来到公司后,业务部门负责人给每个新员工发了两三部工作手机,还配置了笔记本电脑,电脑桌面上有大量诈骗所需话术。公司还有着极为严格的管理制度:业务员上班时间是早上9点到晚上11点半,全年无休,若有“大鱼”,还需加班陪客户聊天;在工作时间只许使用工作手机,如有特殊情况,需要高层批准才可使用私人手机;不能用私人手机添加客户微信;员工之间只许用代号称呼,不许互加微信、不许交换真名;所有人必须在指定的地点工作和生活,不能去其他地方。

    据到案的其他人员供述,他们的办公地点和宿舍都在同一个园区,里面大多是诈骗窝点,外围有很高的围墙,门口24小时有安保人员把守。2021年,国外疫情肆虐。唐某说,“当时许多人都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但公司不让他们离开园区,只能在宿舍里硬撑。”

    “如果想离开,老板就会把我们卖到其他诈骗窝点。”在衡量利害得失后,唐某等人打消了离开的念头,跟着老板开展了数轮电信网络诈骗。

    唐某所在的诈骗集团主要运营“杀猪盘”骗局,先设立虚拟投资App,再用高薪诱骗被害人充值,在拿到钱后迅速关闭平台。之后,再开设新平台实施诈骗,循环往复。据到案犯罪嫌疑人交代,一般一轮诈骗周期在1个月至3个月,近一年时间里,他们共计实施过四五轮诈骗。

    2022年5月,在结束一轮诈骗后,唐某、杨某甲、杨某乙3人被放回国,随后相继被公安机关抓获。经上海市松江区检察院提起公诉,同年9月,唐某、杨某甲、杨某乙因犯诈骗罪、偷越国(边)境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三个月至二年九个月不等刑期,各并处罚金。另外,唐某同伙潘某某,帮助洗钱的“卡农”陈某某、李某某也先后到案,均已被判决。唐某的其他同伙仍在追捕、追诉过程中。

    诈骗集团转战迪拜

    不少年轻人沦为诈骗帮凶

    怀揣一夜暴富的梦想,15名年轻人远赴万里之外的迪拜,沦为境外电诈集团的帮凶。他们编织“刷单投资”骗局,锁定“全职宝妈”群体,短短5个月就骗取179名被害人逾2500万元。

    2022年2月,被害人小罗报案称,其在某社交平台上浏览到一则招聘信息后,通过兼职微信群安装了一款名为“绿X”的App,后按照“导师”指导在App内充值做任务,以获取高额回报。之后,App客服以风控、综合评分过低、缴纳验资款等理由,多次诱骗其充值,小罗前后被骗了500万余元。

    公安机关经立案侦查发现,对小罗实施诈骗的是一个位于迪拜的境外诈骗团伙。2022年8月,江苏省南京市公安局江宁分局在多地将回国的许某、刘某某等15人抓获。

    据供述,该犯罪集团通过投放互联网兼职广告获取被害人个人信息,由“拉手”将被害人拉入指定微信群,以完成刷单任务发放红包为诱饵,引导被害人注册第三方App,再由“炒群”(负责发放小额任务红包进行诈骗铺垫)、“导师”(负责引诱被害人大额充值骗取钱财)互相分工合作,骗取钱财。

    在迪拜,上述15名被告人分属三个“业务”小组,黄某某和许某某是组长,负责人员管理、工作监督、业绩统计等事项;陈某某等4人负责“炒群”;许某、黎某某等9人担任“导师”,具体实施诈骗行为。据悉,该犯罪集团内部组织严密,成员分工明确,人员集中管理,彼此之间用代号交流,诈骗App定期更换,诈骗剧本统一设置,呈现公司化治理、流水线运转、专业性分工的特点。

    南京江宁经济技术开发区检察院检察官成华介绍,本案被害人涉及全国数十个省份,被骗数额10万元以上的占比达30%,多为没有稳定收入的无业家庭主妇或哺乳期妇女。有时看似简单的刷单返利诈骗套路,却接二连三有人深陷其中。在本案中,尽管有的诈骗犯罪分子放弃了诈骗,仍有被害人在继续充值。

    经南京江宁经济技术开发区检察院提起公诉,今年5月,这起特大跨境电信网络诈骗案在法院开庭审理。因涉案人数众多、数额特别巨大,该案将择期宣判。

    反诈新动向

    诈骗“工具人”有罪

    “隐形受益人”也违法

    当前,境外电诈犯罪形势依然严峻复杂,诈骗窝点趋向公司化、集团化,作案流程严丝合缝,作案手段不断翻新。打击此类犯罪,既要努力解决老难题,也要及时跟进新动向。

    上海市松江区检察院检察官李慧怡曾办理过多起境外电诈案。她提到了“固定证据”难题:“该类犯罪诈骗地点在境外,隐蔽性较强,再加上从业人员流动性大等特点,取证较难。”方文兵也表示,很多诈骗人员认为时间都过去这么久了,没有什么证据留下,所以在讯问时百般狡辩。由于取证困难、诈骗人员反侦查意识强、提前串供等因素,案件办理初期遇到了较大困难。

    如何破解难题?两位受访检察官表示,在对案件进行整体研判后,可以先从种种反常行为入手,再结合被害人、诈骗同伙的陈述以及其他证据予以佐证,最终推断是否具有主观明知的故意。“有时候,我们会从个人着手,通过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先击破少数人的心理防线,再突破整体。”方文兵说。

    目前,公众的注意力大多集中在“回流”的诈骗人员,而另一条打击境外电诈犯罪的新战线也已经开启。长期以来,对境外电诈犯罪的打击主要针对诈骗行为人,但在他们身后,还有一批受益的“隐形人”。

    在办理“翱翔”诈骗集团案时,办案人员注意到几位诈骗人员的亲属。经查,王某等6人长期接受身处缅甸亲戚的金钱、礼物,包括价值百万元的手表、房产等。经查,他们不仅清楚地知晓自己所收财物来源非法,更有一定的反侦查意识。目前,王某等6人已被公安机关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诈骗人员近亲属收受、使用这些诈骗违法所得的行为,不仅侵害了相关诈骗案件被害人的合法权益,也从某种程度上默认甚至是支持了诈骗人员的诈骗行为。他们的行为也涉嫌犯罪,应当被追究责任。”方文兵向记者表示,要向社会传达一个理念——“违法犯罪所得的钱不能收、更不能花。”

    (来源:检察日报·法治新闻版 作者:侯文昌 王福兵 张梦娇 蒋芸芬 谢竹筠 漫画:姚雯)


     
    (文/匿名(若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核实发布者) / 非法信息举报 / 删稿)
    打赏
    免责声明
    • 
    本文为昵称为 aa3c**** 发布的作品,本文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发布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154208694@qq.com删除,我们积极做(权利人与发布者之间的调停者)中立处理。郑重说明:不 违规举报 视为放弃权利,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有个别老鼠屎以营利为目的遇到侵权情况但不联系本站或自己发布违规信息然后直接向本站索取高额赔偿等情况,本站一概以诈骗报警处理,曾经有1例诈骗分子已经绳之以法,本站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若遇 违规举报 我们100%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
    0相关评论
     

    (c)2008-现在 nm0.com All Rights Reserved.